比亚迪的轨道交通梦,何时走上正轨?

两年并不算长。比亚迪用了两年的时间来学习轨道交通市场的规矩,对于一家企业来说。与政府磨合、与市场磨合,或许在2019年,第五项主力业务将真正走上正轨。

比亚迪在轨道交通领域已摸索了两年多。

这家1995年成立的企业从手机电池起步,拓展新市场对比亚迪来说并不陌生。一步步将业务开拓到汽车制造、手机零部件生产和新能源汽车领域,每个领域都做出了令人瞩目的成果,也因此在港股和A股市场获得了认可。

也是最新的一块业务,轨道交通是比亚迪的第五大业务方向。比亚迪董事局主席王传福对此寄予厚望。曾对媒体表示,轨道交通市场可以“再造一个比亚迪”

比亚迪在轨道交通这条路上走得并不顺利。被寄予厚望的云轨面世不到一年就遭遇乡村轨道交通审批收紧,但从2016年正式发布“云轨”至今。不得不踩下急刹车,至今未能按计划在全国铺开。被视为另一个突破口的云巴”也受困于繁复的技术定义和政策约束,迟迟不能落地。

必需学会如何在游戏规则内做出突破。向来无视边境的比亚迪在公共交通领域撞上了前所未遇的阻力。

撞上政策的云轨

也是比亚迪近几年的宣传重点。云轨是比亚迪在轨道交通领域迈出的第一步。

只有一根轨道梁,云轨是一种外观类似轻轨的跨坐式单轨列车。靠轨道供电提供动力前进。根据官方的说法,比亚迪历时五年研发云轨,资金投入超越50亿元,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如果云轨得到普及,有望成为比亚迪的支柱业务。

那些建不起地铁、又急于提高“身价”低线城市。轨道交通速度快、准点率高,云轨的目标市场。不但能缓解拥堵、提高公众对地方政府的满意度,更重要的能促进乡村发展,带动周边地价,因此各地政府都热衷于修地铁。但修建地铁利息极高,国家发改委2016年给出的数据是7亿元每公里,很多地方政府难以负担,而云轨的修建利息只要2亿元每公里,正符合这些乡村的需要。

王传福就宣布,2016年10月的云轨首发仪式上。已和20多个城市达成了合作意向。2017年,广安、蚌埠、济宁、衡阳、银川、安阳、桂林等地的云轨项目相继开工,下半年已有多地表示将于年底通车,其中银川花博园内的旅游线路于9月1日正式开通,总工期不到五个月,建设速度之快在轨道交通业前所未见。比亚迪的股价也随之一路上涨,2017年10月一度达到73.5元,较一年前增长了20%左右。

一个重要原因是暂时绕开了合规审批。比亚迪的云轨项目能快速推进。

乡村轨道交通建设需报经国家发改委审核,依照国家规定。而比亚迪的云轨项目多借“旅游线”示范线”等名义修建,绕开了审批手续。

建设需要两年,比亚迪董事长助理、轨道交通项目及总体技术负责人刘卡丁对界面新闻表示。办手续也要两年,政府、老百姓、市场都等不及,只好边建边办手续。

国乡村轨道交通建设经历了一轮狂飙猛进,比亚迪急于赶上这波“地铁热”自2013年国务院将乡村轨道交通项目核准权限下放至省级。截至2016年年底,中国大陆地区共30个乡村开通运营乡村轨道交通,运营线路总长度达4152.8公里,建线路总长5636.5公里,仅2016年就有12个城市的轨道交通建设规划获得批复。

形势发生了骤变,但到2017年。国家发改委开始收紧对地方乡村轨道项目的审批,全年只批复了3个城市。2017年8月,正在建设中的包头地铁被叫停,更被视为“地铁热”降温的重要信号。

比亚迪衡阳的云轨项目开工不到一个月,2017年底。就被发改委叫停,其他各地的项目也都自动地停下了建设的脚步。至今为止,银川花博园线仍是比亚迪园区之外唯一一条正式运营的云轨线。

政策进一步明确:3月,2018年。国家发改委正式发布《关于加强乡村轨道交通车辆投资项目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加强对城轨车辆制造企业的产能监测,防范和化解产能过剩,严控“以投资换订单”7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乡村轨道交通规划建设管理的意见》下称52号文)再次指出“一些乡村对实际需求和自身实力掌握不到位,一定水平上加重了地方债务负担”并要求除有轨电车外的乡村轨道交通系统,均应纳入乡村轨道交通建设规划并履行报批顺序,由省级发改部门会同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住建部门进行乡村轨道交通建设规划初审,按顺序向国家发改委报送建设规划。

申报建设地铁的乡村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应在300亿元以上,52号文明确。地区生产总值在3000亿元以上,市区常住人口在300万人以上;申报建设轻轨的乡村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应在150亿元以上,地区生产总值在1500亿元以上,市区常住人口在150万人以上,项目总投资中财政资金投入不得低于40%

52号文大幅提高了城铁申建的门槛。相比2003年发布的81号文。

但运量等同于轻轨,虽然云轨技术上属于单轨。所以从理论上说,想修建云轨的乡村也要符合地区生产总值1500亿元以上、市区常住人口150万以上等标准。如前文提到此前各地开工的云轨均未经过审批,如今新标准施行,许多乡村都满意足申报资格,进退两难。

济宁市政府新闻办曾于2017年底表示,以位于济宁的孔孟云轨旅游线“为例。该线路将于2018年1月中旬开通,随后却再无消息。今年8月,济宁市交通局回复网友相关问询,称“邹城10公里试验段”轨道建设已经完成,电力通信设施、车站及附属用房正在建设,按计划今年年底通车试运行;而全线建设规划仍在申报中,待国家正式批复后才干按计划实施。目前,济宁云轨仍未开通。

另一条位于蚌埠的云轨线悄然复工,上个月。但据界面新闻了解,这条线路也没有取得正式批文。

何时走上正轨?「深度」比亚迪的轨道交通梦。

比亚迪的学费”

有消息称位于广安市的云轨线即将通车。但界面新闻调查发现,11月底。比亚迪已被这个项目“除名”

而是穿过市区的公共交通线路。广安市最新的广安市中心城区道路交通专项规划》中,广安云轨在官方文件中的表述为“邓小平故里景区旅游连接线”但实际上这并非纯粹的旅游线路。云轨被划到公共交通与慢行系统中,目前规划了四条线路,总长度约100公里,其中“邓小平故里旅游线”又被称为“广安市轨道交通1号线”于2017年2月26日开工,全长10公里,速度目标值80km/h最大设计输送能力为1.2万人/h广安交投集团公布的信息显示,该项目估算总投资为23.07亿元。

对方表示,界面新闻就1号线的开发情况问询广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平安科人士。比亚迪现在已没有参与该线路的建设。该项目由广安交投集团负责,中铁三局负责施工,目前轨道梁已经架好,其中一段2.2公里的区间已开始试车,年底时会全线贯通。

这2.2公里正是比亚迪前期建设的后期由于政策原因,实际上。比亚迪退出了项目建设。

乡村轨道交通线网需要单独做规划,依照52号文要求。但根据广安规划局人士的说法,广安没有做单独的轨道交通规划,而是放在乡村综合交通规划当中。

询问广安云轨的建设是否经过了省级和国家级相关部门的审批,界面新闻记者又以市民身份致电广安市发改委。但工作人员并没有答复。

但建设在继续进行。没有公开资料显示广安云轨经过了审批。

视频:11月29日广安云轨试车

依照52号文的要求,2017年广安市GDP为1173.8亿元。远远达不到建云轨的规范。

刘卡丁说,广安云轨项目为比亚迪先期自行出资修建。好多地方的钱都是垫着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收回。

一定要看到批文才新建。刘卡丁说。现在越来越规范。

但刘卡丁表示,走流程意味着效率下降。比亚迪从现在开始将严格依照国家要求推进项目,越是依照规矩来,投资就越有回报,越不依照规矩来,投资回报就越没法保障。

身份”不明的云巴

且短时间看不到重启的希望。好在比亚迪手上还有另一个项目:云巴。云轨碰上了监管政策。

肯定是想规避之前云轨被叫停的问题。交通部科学研究院城轨中心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比亚迪搞云巴的一个重要原因。

也在高架轨道上行驶,云巴看上去和云轨类似。但运量较小,每小时单向客运能力小于1万人次;造价也比较低,每公里约1亿元。比亚迪称,云巴适用于中小型乡村干线、大城市加密线、机场高铁接驳线、景区观光线等。

问题是云巴能否规避发改委的审批?

云巴被定义为“胶轮有轨电车”即“采用无人驾驶技术和橡胶车轮,比亚迪主编、西安质监局发布的胶轮有轨电车交通系统设计规范》中。利用走行轮和设于走行轮下方、内侧的导向轮,实现在导轨梁上行进和转向的车辆。

有轨电车不用经过国家级发改委和住建部门审批,根据52号文。只需省级层面审批即可,对于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和地区人口也没有强制要求。也就是说,作为有轨电车的云巴在审批流程上会比作为单轨的云轨简单。

并非所有人都认同。但对于云巴被归为有轨电车这回事。

轻轨和有轨电车没有黑白分明的界限,中国城轨协会副会长周晓勤表示。全封闭、100%专用路权、编组大一些的电车就可以归为轻轨,而全封闭、100%路权正是云巴的特点。

工作人员称,界面新闻又咨询了全国乡村轨道交通规范化技术委员会。对于云巴这种新型轨交制式还没有国家级的规范,目前分类采用的2007年发布的乡村公共交通分类规范》西安编制的地方规范,不予置评。

根据现有规范,中国乡村轨道交通协会现代有轨电车分会则对界面新闻表示。很难确定云巴属于轨道交通的哪个制式。根据《CJJ/T114-2007乡村公共交通分类规范》和《GBT50833-2012乡村轨道交通工程基本术语规范》两个标准来看,对现代有轨电车的定义,基本还保留了采用电力驱动、钢轮钢轨、100%或75%低地板、中低运量、轨道以地面铺设为主等特点。而云巴采用的胶轮,同时是封闭的高架上运行的严格来说并不符合电车的定义。

如果依照运能等级来划分,但有轨电车分会也表示。有轨电车可以定位为低运量的乡村轨道交通,与中、大运量的轻轨和地铁制式区分开。除了比亚迪“云巴”之外,中车株所推出的智轨”中车青岛四方的胶轮导轨车”等低运量公共交通系统也存在定义问题,协会正在积极调研,尽快明确其归属,以推动相关行业的发展。

重要的做的事情。刘卡丁说。认为乡村轨道可以按运量划分,比亚迪也在积极推进新的划分规范。名字不重要。每小时单向客运能力小于1万人次就是低运量,1-3万人次是中运量,3万以上是大运量,依照不同的规范管理。但改变行业规范、推动相关政策的制定,显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即使云巴被划入有轨电车范畴,另一方面。仍然可能面临审批问题。周晓勤表示,52号文虽然提到有轨电车的项目审批在省级发改委,但是否需要编制线网规划、建设规划、再批可行性研究等很多问题都没有明确,有的企业和政府打擦边球,可能投机取巧让项目上去了但留下的临时的隐患,最后害的自己”

不归他批,比亚迪也有类似的担心。云巴)底应该找谁批?国家层面说这是小运量。但省里又没有得到国家明确指示说应该省里批,担心建好后犯规,现在就是这样一个尴尬的处境。刘卡丁说。

西安、淮安、重庆璧山、西双版纳、玉溪等十多个乡村有意向修建云巴,目前。局部乡村已经完成线路规划,其中西双版纳已经完成了环境评价,但比亚迪始终没有开工。有云轨的教训在前,不想再做花钱不讨好的事。

就先在那里开工。刘卡丁说,现在所有的资源配置都是根据乡村的审批进度进行调配的谁能先拿到批文。并且还要解决钱的问题,政府的资本金要到位,终究我不是做慈善。

要踏踏实实的找一条线落地,比亚迪云巴至今还没有正式对外发布。刘卡丁称。然后再公开发布。

不愿放弃的比亚迪

比亚迪的业务领域看似跨度巨大,从手机电池到新能源汽车。实际上具有完整的内在逻辑:电动汽车是未来的趋势,而电动车制造利息很大一部分在于动力电池,这使比亚迪在电动车领域占据了有利地位。如今,比亚迪如今有24万员工,全球设立30多个工业园,2017年营收为1058亿元。

补足比亚迪在交通领域的幅员。轨道交通也有潜力与比亚迪的其他业务形成协同效应。

其中在列车制造和信号系统领域,轨道交通一般分工程建设、列车制造、信号系统以及轨道运营四部分。中国中车和中国通号临时占据垄断地位。比亚迪跟几家国企不一样,中车、通号等企业的列车制造和信号系统是分开的但比亚迪是一个整体,从造车到信号系统、供电系统,甚至轨道梁都是深度集成的刘卡丁说。

比亚迪在轨道交通的活跃是一件好事。国内拥有乡村轨道车辆生产资质的企业主要有七家,周晓勤也认为。其中中车旗下公司占据六家,第七家是北京地铁车辆装备有限公司。比亚迪的进入改变了这个局面,给市场带来了竞争。

只欠东风,刘卡丁形容比亚迪目前的市场处境:万事俱备。这东风就是第一个正式开通云轨或云巴的乡村。

银川花博园的示范线起了一个决定性的作用。但银川的示范线毕竟是旅游园区里,比亚迪轨道交通之所以走到今天。不是惯例的通勤线,而且每年有半年的时间闭园。刘卡丁说。相信,只要第一个乡村开通运营,比亚迪的有轨列车就会遍地开花。

比亚迪也在积极拓展海外市场。今年5月,另一方面。比亚迪云轨中标巴西名城萨尔瓦多的轨道交通项目,这笔订单价值6.89亿美元。对于比亚迪来说,海外的轨道交通生意反而比国内好做:国外的管理模式不像我这么着急,国会批准、财力、规范、回报、运维等方面都要说清楚,然后经过设计、评审,再慢慢建设。刘卡丁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weijiasivs.com/a/ganhuo/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