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弑母男孩推回学校 谁这么“心大”

持刀将母亲杀害后,因不够刑事责任年龄被释放。而今男孩亲属想把吴某送回学校继续接受教育,遭到家长们反对和担心,原因是怕他又犯事”

湖南沅江12岁男孩吴某满意母亲教管严格。

连亲生母亲都敢杀的少年吴某,短短几天过后交到社会,用网友的话说,心是够大的这男孩会不会对他人做出侵犯行为,谁都不敢打包票。因此家长们表示反对,既是权利的表达,也是对校园平安负责任的表示。谁都不要指手画脚做“圣母”不信你把自己的孩子送进这个班里来试试?

但尴尬的让这个弑母的孩子继续回校“接受教育”也是男孩家属和男孩同样具有的合法”权利。这种合法性抵触,既有法律设计上的缺陷,更有执法上的不当作为与漏洞。

依照刑法第十六条,12岁弑母男孩,满意16周年,属于不予刑事处分的特殊对象。但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由政府收容教养,也是刑法规定的重要选项。执法部门面对这个母亲被弑的破碎家庭,将男孩交由亲属接回,无疑是选了对于自己来说最省事、却对这个家庭成员之外的社会容易造成危险与伤害的一条路径,这是对法律设计的错误解读,也是对社会、对孩子不负责任的表示。

一个心理极其扭曲、做出震惊社会弑母之举的少年,从年龄上来看,犯的事,但是从实质上来看,犯的罪。中国的法律设计上,规定满意16周岁的孩子犯罪免于刑责,这是对于未成年的维护,也是国际法则的惯例。但这个保护,既是对个体的也是对社会群体的因此对于这样一个孩子的维护”不是完全建立在不够年龄的赦免”上,而是基于另一种方式的维护,包括由政府收容教养的特殊维护方式。

依照旧时的说法,被这孩子亲手杀害的母亲,还属于“尸骨未寒”这孩子自己也没从亲手闯下的大祸中缓过神来,还浑然不知应该为自己的行为承担怎样的后果,更不用说有痛彻心扉的悔悟。这时候将他交给社会、送回普通的教学课堂,明显有些“放虎归山”冒险意味。

从这个孩子很快落到亲属手上的情况来看,当地政府部门与执法部门,有效干预、恰当维护孩子的意识并未跟上,也无措施跟进。这不是心大”而是没有尽心。这个谁都不能担保不会做出下一个伤害动作的男孩,显然已经不是普通的教育课堂能够担得起教育与监管责任的如果当地学校不敢拒绝,那么家长和孩子们则完全可以大胆说不。

未成年人犯罪,并不是笼统的犯罪”二字所能完整表达的小偷小摸是犯罪,杀母杀老师也是犯罪。既然刑法中明确了政府收容教养”也是处置选项之一,那么在未成年人犯罪的入刑年龄暂时不可能降低、而未成年人恶性犯罪案例并未减少的现实之下,如何细分奖励与教养的界限、如何细化矫正教养的责任边境,这些都已经是摆在立法机构、政府与执法部门、家庭学校社会面前的繁重命题。

管教是个大而无当的概念。大有大的好处。全社会都有责任,包括家庭、学校,甚至包括未成年人犯罪个体身边的所有人群都来承担责任,这是有利和有力的一面。但是并不意味着,所有犯罪类型、所有行为后果,都能够通过普通意义上的管教,达到协助人、矫正人、改造人、维护人的效果。这也是政府收容教养”这一法律概念的存在意义。

中国的法律设计中,虽然终结了劳教所”之类的概念,但由政府部门与执法机构承当的收容教养”概念依然存在依然是承担特殊未成年人犯罪群体教育管理的法定手段。因此,政府部门与执法机关,应该对于每个案情充分考量,既考量管教效果,又考量社会责任与后果。只有把特殊人群的主体管教责任分清楚,把该挑的担子挑起来,才可能用专业的机构、专业的人,对特殊的犯罪群体做专业有效的管教工作,也才能达到矫正人、改造人、教育人的效果。而不是简单地对照入刑年龄,释放了之。如此推给社会、推给学校,后患无穷。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weijiasivs.com/a/jingyan/1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