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引发火灾母亲卖菜还赔偿款7年

事情发生后,王惠琴说。责备过儿子,但是后来就不再提及此事,担心会给儿子造成影响。儿子也挺懂事,每周回家会帮忙卖菜、打理菜摊,也从不乱花钱。如今,王惠琴只希望儿子好好读书,多读点书,长大了找个好工作。

王惠琴(化名)独自站在菜摊前,12月19日上午。一边剥着豌豆,一边招呼买菜的顾客。王惠琴今年49岁,身着一件深色羽绒服,外面套了一条围裙,头发用橡皮筋扎了个马尾,齐中分界线处,青丝明显。谈到过去几年的生活,王惠琴淡然地说:再辛苦也得过啊,现在压力小了就盼着娃娃多读点书,以后找个好工作”

儿子小辉在家里点蜡烛找玩具,王惠琴的压力”源自2011年8月5日。引发火灾,导致自家和邻居家的数间房屋被烧毁,损失严重。因赔偿协商无果,2013年1月4日,7户受灾邻居将王惠琴夫妇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各项损失合计114.9万元。经承办法官调解,王惠琴以小辉的法定代理人身份,同意于2014年1月30日前赔偿黄某等七人因火灾事故造成的损失共计25.5万元。

25.5万元是一个天文数字,对于靠在菜市场摆摊卖菜维持生计的王惠琴来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干还得完。为了儿子,坚守许诺,靠摆摊卖蔬菜,一分一分地积攒。最终,王惠琴的诚信打动了法院,更是打动了债权人,得到多方的理解和帮助。经过长达7年的还债,今年9月13日,王惠琴还清了最后一笔债务,巨大的压力也随之卸下。

王惠琴眼眶突然泛红,回忆起2011年8月5日这天发生的事情。用手抹去了忍不住从眼角流出的泪水。

时年7岁的儿子小辉,这天。家里拿着点燃的蜡烛到卧室找玩具,不慎引发火灾,导致自家和周围7户邻居家房屋不同水平受损。据7户邻居估算,合计各项损失上百万元。

一辈子想都没有想到过这么多钱。王惠琴称,100多万。从农村进城,靠卖菜维持生计,听到邻居们提出的这个数字时,当场瘫倒在地。王惠琴始终不敢相信儿子会犯下如此错误,但事已至此,只能接受。

大约是2006年,王惠琴的老家在泸州市江阳区况场街道农村。和丈夫进城打工,主要靠她卖蔬菜维持一家人生计,丈夫偶尔打临工,但收入微薄。

无疑是雪上加霜。事发后,高额的赔偿款对于王惠琴一家来说。王惠琴东拼西凑了7000元,先行赔付每户各1000元;而其余的钱,当时真的没法还。

2013年1月4日,多次协商赔偿无果。邻居黄某、乔某等7人将王惠琴夫妇起诉至泸州市龙马潭区人民法院,要求赔偿各项损失合计114.9万元。

每天至少存13元起早贪黑卖菜还钱。

王惠琴以小辉的法定代理人身份,经承办法官调解。同意在火灾中烧毁的不动产依照750元每平方米确认损失,动产依照20元每平方米确认损失,并于2014年1月30日前,赔偿黄某等7人因火灾事故造成的损失共计25.5万元。

仍然是一个天文数字。王惠琴说,25.5万元。为了儿子,再难也要还。但是依照每天卖菜纯收入60元来算,不吃不喝,也得十二年才能还清。

王惠琴省吃俭用。每天早上,为了尽可能快地还钱。5点多就起床,赶到中码头菜市场摆摊卖菜。早餐,吃点稀饭馒头应付;午餐,回到出租屋用白水煮菜,晚饭则吃点中午的剩菜剩饭。只有儿子每周回家,才会买点肉做给儿子吃。与此同时,王惠琴还接下了打扫出租屋厕所的工作。

王惠琴未能履行。谈及原因,调解生效后。王惠琴很自责,但却无可奈何,真的没有钱来还啊。

黄某、乔某等7人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法官调查了解到王惠琴以卖菜为生,2014年11月。条件十分困难。同时,7位申请人中,5位已年过六十岁,生活也存在不同水平的困难。

介绍,龙马潭区人民法院副院长吴启军是该案的执行法官。此案比较特殊,鉴于上述情况,法院启动了司法救助顺序,向区政法委申请司法救助金5.1万元,用于先行赔付。王惠琴也承诺,除去家庭必要支出,每月归还400元,如经济条件好转,尽量多偿还。

王惠琴每天都固定抽出13元存在一边,为了保证按时支付还款。有多的时候就多存点。凑到400元,就到法院,当着法官的面交给对方。从出租屋到法院大约五六公里远,多数时候,王惠琴都是走路去。

执行法官吴启军先后多次约见当事双方,还款期间。组织协调,并得到全部申请人同意,同意放弃一定数额的赔偿款。王惠琴则同意将每月还款400元的方式更改为逐个偿还。截至今年2月,仅剩江某一案未履行完毕。

25.5万元赔偿款,据统计。7名申请人合计主动放弃赔偿12万余元,放弃赔偿款最多的申请人是宋某,放弃了4万余元。

还债之路终走完申请人主动放弃局部赔偿。

龙马潭法院审判法庭,今年9月13日。王惠琴将将近1万元赔偿款交到78岁的申请人江某手中。至此,七年还债之路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此时的王惠琴,泪流满面。说,心里压着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吴启军很是感慨。说,对于王惠琴还款一事。王惠琴家庭经济困难,虽然还款能力有限,但她诚信、不躲避,并且积极还款。该案能执行完毕,既是由于王惠琴积极还款态度打动了申请人,也是由于申请人主动放弃局部赔偿款的善良。

78岁申请人江某也存在条件困难的情况,吴启军说。但主动放弃了8000元赔偿款。今年8月,法院为其申请了1.8万元平安救助金,并于近日转至其账户。这位78岁的老人告诉记者,谁都有不容易的时候,需要相互理解。

长大找个好工作希望儿子好好读书。

其实,王惠琴告诉记者。欠款期间,所有申请人都对她表示同情和理解,也没有特意找她要账。但是各自家庭也面临困难,起诉、申请执行都是不得已,因此,并不埋怨任何人。

女儿现年29岁,王惠琴和丈夫育有一儿一女。已经结婚,儿子正在读初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weijiasivs.com/a/jingyan/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