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64家债权人 中青旅实业的实控人“失联”了

14个法院通知,62个法律裁决,64个债权人,股东逃避,实际控制人\\ 
自2018年5月至2019年3月29日第一次债务问题以来,花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中国青年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和相关方面留下了许多疑点。  
面对数十名债权人,中青旅终于开始尝试\\ 
根据经济观察报的独家理解,3月21日,中青旅工业债务委员会筹备组和债务人中青旅业在北京朝阳区举行的中国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会议室举行了第一次研讨会。 ##包括平安信托,中粮信托,中国对外贸易信托,山东国际信托,长安国际信托,浙商银行北京分行,上海银行北京分行等25家债权人。
中国青年旅游业债务委员会代表出席万子红和张瑶(律师)。  
其中一位债权人江涛(化名)告诉记者:\\ 
其中,我希望中国的实际控制人员青年旅游业和中国青年旅游业将会做得更多实质性的债务偿还计划。  
实际控制人很难得到。  
 3月21日,面对25家债券机构,他们也赶到中国青年旅游产业办公室讨论还债计划。中青旅工业的实际控制人和领导没有参加会议。只派出了一名债务委员会代表。 
万子红出面主持会议。  
值得注意的是,万子红目前无法获得中国青年旅游实业有限公司的授权证书。有关债务问题。  
关于万子红的起源,据其中一位债权人江涛介绍,记者说:\\ 
授权万子红处理公司的相关债务。但是,没有发布相应的官方授权文件。\\ 
据记者了解,赵宗辉,1975年3月出生,毕业于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他曾担任五矿集团新疆物流公司总经理,新时代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虽然目前只能与万子红交谈由中青旅口头授权的中青旅工业债权人别无选择,只能接受它。  
江涛说:\\ 
虽然万子红的身份是如此“模糊”, 25家债券机构来到中青旅工业办公室召开研讨会,尽力“收债”。  
谁是中国青年旅游业的实际控制人? 
目前,中青旅工业股东是润源华盈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
被称为“润元华威”,中国青年旅游集团和个人田伟宏分别持有75%,20%和5%。  
然而,中国青年旅游业签约时在一份贷款合同中,中青旅提供了其最大股东润润华发出的“承诺函”。 
“为了实现中国青年旅游集团公司对中国青年旅游实业有限公司的控制地位,润源华盛承诺润源华英同意将中国青年旅游集团公司作为行使权利的一致行动中国青年旅游业股东并同意中国青年旅游集团公司。 
作为中国青年旅游业的实际控制人。\\ 
但据报道,2019年,中国青年旅游集团否认它是中国青年旅游业的实际控制人。  \\ n 
据江涛介绍,中国青年旅游实业有限公司的许多债权人访问了中国青年旅游集团有限公司,询问他们是否是中国青年旅游业的实际控制人,但他们都是被中青旅否认。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在“中信信托调查报告 - 北京黄金流动性贷款项目投融资”中了解到北京黄金担保人中青旅业中信信托于2016年底。  
根据调查报告,“据了解,润源华盛委托中青旅管理运营公司的日常工作。与此同时,润源华英将签署正式协议,确认这是中青旅的一致行动。“  
此外,调查报告指出:\\ 
中国青年旅游集团公司拥有实际控制权,属于中国青年旅游集团公司的财务合并范围。\\ 
调查报告还指出了中国青年旅游实业有限公司对中青旅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 
但是,中青旅并不承认中国青年旅游业的实际控制权。  
 3月21日,25名中青旅工业债权人和债务人中青旅业代表举行了座谈会。在会议上,债务委员会筹备小组的代表建议:\\ 
筹备组或债权人将被停靠并获得合理授权,以提供有关负责人工作的信息,并提高决策效率。委托书必须在两周内提供。\\ 
或破产重组打破僵局  
 \\ 
江涛补充给记者:\\ 
根据在江涛向记者提供的会议记录中,万子红首先表示,债务委员会的成立是不可避免的。企业的现状不可持续,通过债务委员会的有序,高效协调,开展债务重组相关工作迫在眉睫。 
成立个人支持债务委员会,我相信公司的高级管理层也会同意,这次会议也是
它已经得到了相关高管和股东的关注。债权人的上诉将转发给企业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并将尽快安排,领导人将按照债权人的要求举行会议。  
 In此外,会议纪要显示万子红提到中国青年旅游业的债务状况复杂。自从他去年7月接管以来,已经发生了100多起诉讼,并没有发现任何清洁资产。由于交易账户,北京黄金已被扣押。 
它也无法正常运行。目前,有64个债权人,抵押贷款和信贷。如果有诉讼和没有诉讼,以及那些在展览期间续签贷款并申请破产的人,他们需要进行相互协商,如债务委员会。  
此前,3月13,上海新东武友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吴资产”)申请破产中国青年旅游实业有限公司,并被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受理。 
这也回应了万子红。  
根据会议记录,万子红在会上表示,单一债权人的破产申请不会产生重大影响。 
破产分为破产重组,和解和清算。 
 New Soochow Wins将中国青年旅游业,北京黄金和上海圣诞的破产申请提交北京东城区和西城区法院。目前,只有中青旅业已被东城区法院接受,债务人未收到法院的书面通知。 
中青旅认为破产不符合债务人和债权人的共同利益。材料准备和响应措施已经完成,法院将提出异议。  
此外,为了解决中青旅面临的债务问题,会议记录显示万子红也在会上作出回应。 
万子红说,中国青年旅游业正在与高级管理层和外部咨询机构进行最后的讨论和确认。 
此外,万子红在会议上提到了两种解决方案:第一,在新东吴获胜者申请破产的机会下,债务人可以同意利用破产重组来打破僵局并实施振兴体内资产和体外。 
注册资产,中金资本是中国青年旅游实业有限公司聘请的专业顾问,一直在帮助企业解决历史问题,设计一揽子重组计划,并将在未来重组中走在前列处理。首先,通过外部资产收购,这是可行的。 
资产是福州商业地产项目和兰州住宅房地产项目。  
 \\ 
会后,记者了解到中国青年旅游业的筹备组债务委员会还派出了一个\\ 
或工作组,与债务委员会或债权人的筹备小组合作;第二,协调贵公司的股东,主管部门和主要管理人员与债务委员会筹备组进行沟通;第三,与贵公司的股东和监事安排。 
部门和主要管理人员之间的互动式会谈。 
贵公司应尽快恢复正常工作状态,核实资产负债表,并提供2018年财务报表和审计报告。 
四,书面债务风险解决方案
和重组选项。  
值得一提的是,经济观察报已根据Sky Eye获悉。目前,中国青年旅游实业有限公司共有14起司法风险的法庭听证会,其中10起是金融贷款合同纠纷。 
有62种法律诉讼信息,包括大部分金融贷款合同纠纷。 
此外,上述研讨会的会议记录显示实际控制人员失去联系。  
据记者了解,4月份,中国青年筹备团队旅游业债务委员会将再次与中国青年旅游业债务委员会会面,以解决问题。 
在下次会议上,中国青年旅游业的实际控制权将会出现吗? 
中国青年旅游业的债务解决方案是否会公布? 
经济观察报将继续关注。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weijiasivs.com/a/jingyan/624.html